2022年9月27日  
最新文章
专题活动
康乐园
学员心声
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员天地 > 学员心声
小王
发布时间:2022-6-2 9:59:12

写作班 徐鹤

小王老师,你在哪里?

我的母校地处虞山东麓的石梅里,五十年代称“常熟师范附小”,后来恢复“石梅小学”。走出校门左转上山就可以看到一个亭子,旁边的石头上刻“读书台”三个大字,据说南朝昭明太子曾在这里读书。

大概在三,四年级的时候,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美术课。铃声响过,教室走进了一位姑娘:圆圆的脸蛋,扎两根小辫,细细、弯弯的眉毛下遮了一副大大的眼镜。

“同学们好,我是小王老师,是来代课的”女孩嫣然一笑,露出两个不深的小酒窝。

课堂上瞬时静了下来,同学们的眼神都齐刷刷地投向讲台,是新老师吗?看上去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呢!

当年的美术课不教基础知识,就是拿出一张画,钉在黑板上,叫大家照猫画虎。老师展开画卷,上面是一个用单线条勾起来的中国娃娃。老师简单讲了一下要点就叫我们临摹起来。

我仔细盯着那幅画:圆圆的脑袋,扎两根小辫…那不正是小王老师吗?我有点走神…

下课铃响起,到操场排队,准备放学。

五十年代,放学是不会有家长来接的,都是自己步行回家。沿路有值勤的同学戴着“小八路”的袖章维持纪律。

走出石梅里下山的一条弄堂就是寺前街,后来改名西门大街。当年常熟还没有柏油路、水泥路什么的,大街的路面都是用一颗颗拳头大的山石铺起来的。据说虞山脚下有个劳改农场,专门出产这种铺路的石头,所以“敲石子出身”是当地流行的骂人话语。

过了寺前街,队伍就散了,同学们各自回家。走过大街二百余步,右拐进一条有石牌坊的小路,名曰“庙弄”。为何叫这个名字?没有细究,反正与寺庙有关吧。这里是我上下学的必经之路。庙弄全部用一米多长的金山石拼成路面。很有年代了,石条有点七高八低。

“你是(2)班的同学吧?”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后边传来。我回头一看,竟然是小王老师,我放缓了脚步,老师跟上来,并排而行。

我们一路攀谈起来,原来老师的家和我家里相距不远,还知道老师不是正式的教师,是学校临时聘来代课的。画画只是她的业余爱好。

光顾了说话,我一脚踩在了一块下沉的石角上。

“哎呀”,我喊了一声,蹲下身子,按摩右脚。

“怎么啦?”小王老师停住了脚步,回头拉住我。

“脚崴了”我说。

小王老师蹲下身来,仔细查看我的脚。“没事,我扶你慢慢走吧。”于是小王老师搀起我,慢慢往家里走去。

那个年代,小学生男女同学是不会交朋友的,见面讲话也要离开三尺,更不要说会有肢体上的接触。在小王老师拉起我手的一刹那,好像有一股电流涌遍了我全身,我一下子脸红到了耳根,心跳猛然加快。离陌生的女性这么近,甚至可以闻到她的体香。我有点神志恍惚,一路也不知是怎么走到家里的,脚也没有感觉那么疼了。

此后,中午放学,我总是期待与小王老师同路,老师好像也乐意与我这个小弟弟作伴。一路边走边聊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。真盼望这条路能长一点,好这样一直走下去。不过,聊的什么话题实在心不在焉,现在一点也想不起来了。

一日,又是美术课,课堂纪律相当差,有一帮爱捣蛋的小朋友欺负小王老师年纪轻,总不好好上课。这次小王老师着实发火了,下课的时候采用了“关夜学”的处罚方式:老师点到名的小朋友可以先走,最后没点到名的调皮蛋要留下来,挨个举手发言,自己批评自己的錯误行为,方可走出教室。

同学一个一个离去。奇怪,老师怎么一直不点我的名字?真纳闷了,我从来都是乖乖听话的好学生啊,而且这堂美术课上也没做錯什么事呀!憋了大概有半个小时,肚子实在是在打鼓了。于是我举起了右手…

小王老师怔了一下,似乎想起了什么,打圆场说:“徐同学,你想要解手吗?好,今天就到这儿了,大家下课吧。”

小王老师代课的时间不长,一两个月后就不来我们学校了。放学路上总期盼着见到那熟悉的身影,可从那以后就一直没有再见过她。

六十年过去了,其他小学老师的容貌在记忆中已经淡漠,唯独小王老师:圆圆的脸蛋,两只小辫,浅浅的小酒窝,一直还留在我的记忆之中。

小王老师,你还好吗?



COPYRIGHT © 2019 江阴市老年大学(江阴元林老年大学)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江苏省江阴市环城东路1号,邮编:214400 苏ICP备18069524号